首页>专栏•聚焦>互联网治理论坛 返回首页>>
IGP: 巴西会议使互联网治理与WSIS渐行渐远 来源:网争天下 时间:2014-04-29
   
  
 IGP(Internet Governance Project)4月27日就巴西会议(NETmundial)发表评论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会议公布了一系列成果性文件,除了俄罗斯、古巴与印度外,各方均对会议成果表示认可。在“巴西会议多利益相关方声明”中,最重要的内容是其对“信息社会世界峰会(WSIS)突尼斯议程”的间接(甚至直接)否认。在后WSIS时期,互联网治理领域已经认可了多利益相关方的治理模式。某些民间社群对会议最终文件中所涉网络中立性、媒体责任以及网络监视等内容表示失望。然而,这些意见实际上没有把握关键点所在。我们当前的主要争论并不是那些具体的政策问题(这些问题基本上在国内层面即可解决),而是全球互联网治理的方法,即互联网治理生态系统自身的本质。
对比巴西会议和WSIS关于“互联网治理原则”的表述,我们可以发现其中的几个不同:
巴西会议的文件中,以“多利益相关方”(Multistakeholder)一词取代了WSIS中使用的“多边”(Multilateral)的表述。
  巴西会议否认了《突尼斯议程》中对各方各自不同的作用及责任的严格区分,而是以一种更加灵活的方式去理解各方责任。
  《突尼斯议程》中,赋予国家(政府)在国际公共政策的制定上以优先和排他的责任和权利。而巴西会议中,则强调国际网络公共政策以及网络治理的其他安排都应当确保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共同参与,换言之,网络治理应当是一个分散的多利益相关方模式的生态系统。
  巴西会议文件中唯一一处沿袭了《突尼斯议程》中的表述的是所谓的“增强的合作”。这种“增强的”合作是指国际互联网公共政策必须在共识的基础上优先实施,而且要求各利益方都要在多利益相关方的模式下对此问题进行探讨。
  这一表述,曾是主权国家为了各国在网络治理中能够更加平等地参与而在《突尼斯议程》中提出的。但目前来看,这一提法就显得有些“混乱”,也引起许多评论者的困惑和批评。而即便如此,巴西会议文件也尽力减轻了保留此种表述所带来的“危害”,即将其在一种多利益相关方的模式下进行探讨。
  在涉及到具体政策问题上,巴西会议文件则建树不大,通篇充斥着有关权益分配的“劝慰性”的表述,但并未涉及相关权益究竟如何获取;对于那些有争议性政策也往往“避而不谈”。
  首先,针对“IANA职能的结构性分离”问题,IGP已经在第一次的文件草案中提出,而ICANN也对此整理了相关的资料,但这一问题随后即被推迟。而在最终文件成果中,这一问题则成为一种“大打折扣”的妥协,即在巴西会议文件中仅仅提到“探讨政策与(日常)运行之间的关系是十分必要的”。
  其次,针对“无许可创新”,巴西会议文件中提到,为了维护互联网的活力,网络治理必须允许无许可创新,并遵守文件中的其他原则。其中,所谓“遵守文件中的其他原则”的表述,就是为了防止那些版权“说客”纠缠而提出的“逃避责任”的条款。
  此外,针对网络监视,巴西会议文件指出“大范围、肆意的网络监视破坏了人们对互联网以及网络治理生态系统的信任”。其中,所谓“肆意”一词,就是为英美等国所留下的“免责条款”,因为这些国家完全可以生成以及所进行的监控是有目标而并非肆意的。
  但必须承认,巴西会议的最终文件极大改变了互联网全球对话的基调,联合了更多的非国家实体积极参与。同时,也证明了一个相对公开的过程同样会产生具有共识性的成果性文件,而这点也是我们希望联合国IGF能够从中学到的。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9112257号 版权所有 互联网治理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