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 返回首页>>
ICANN北京主任宋崝:没有中国参与,我们就没有代表性 来源:中国科技网/李钊 时间:2014-06-05
5月的北京,互联网管理国际化的讨论同气温一样炙热。在高楼林立的中关村核心地带,科技日报记者就讲到互联网治理、ICANN改革等专业话题采访了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北京合作中心主任宋崝。

ICANN就是互联网的“水电煤气”供应商

3月14日,美国政府宣布,将把对ICANN的监管权移交给国际互联网社群,一时间,原本默默无闻的ICANN成为媒体坊间热议的话题。4月8日,ICANN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了改革架构和时间表的草案,向全世界网民和官方、民间的互联网团体公开征求意见,更是把这一事件推向了舆论最高潮。此次意见征求于5月8日截稿,来自全球网民的一千多条建议接下来将在ICANN内部进行分析整理,最终在6月下旬的伦敦会议上达成ICANN改革过渡期间的路线图。

宋崝说,中国互联网业界刚刚庆祝了互联网全功能接入中国20周年,而自1998年成立以来,ICANN也经历了不断的发展壮大。如果把互联网自下而上分为三个层次,最基础一层是海底光缆、服务器、电脑、智能手机等硬件设备,这可以被称为设备层;这些设备统一支持TCP/IP协议,每个设备都有自己唯一的IP地址,这样才能在网络上准确地找到彼此,IP地址是一长串数字,难以记忆,于是科技人员又发明了域名系统,用有意义、容易记忆的域名来对应IP地址。域名和IP地址这类唯一识别符可以被称作逻辑层,ICANN负责的就是这个领域的全球协调工作,可以说没有这种协调工作,就没有现在单一、统一的全球互联网。在逻辑层之上,我们有各种各样千姿百态的网站、服务、内容、应用,这可以被称作应用层,比如雅虎、谷歌、腾讯等企业所做的工作都属于应用层。ICANN自身运转良好,保证了互联网的安全性、稳定性和互操作性,为应用层的蓬勃发展提供了保障。ICANN所做的工作,有点像水电煤气这种基础设施,除非出现了重大故障,平时并不引人关注。全球互联网产业发展得如火如荼,而ICANN自身却不太为人所知,恐怕要归功于ICANN的工作做得还不错。

ICANN改革的背景与未来

美国宣布移交ICANN监管权后,各国舆论议论很多。必须看到的时,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促进全球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和融合全世界、全人类的媒介,全球各国都积极参与其中,共同为互联网的发展做出贡献。互联网诞生于美国,IP地址和域名这类互联网核心基础设施的监督权出于历史原因,长期掌握在美国一个国家手中,这种情况如果不能及时根据新形势进行改变,那么其他国家自然不会放心。

早在1997年,美国政府在设立ICANN的白皮书中就曾经指出,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其最终目标是将互联网核心资源的监管权由美国政府转交给国际社会。震惊世界的斯诺登事件是一个契机,在全世界的压力下,美国此次宣布将ICANN监管权移交给“多利益攸关方”的国际互联网社群。事实上,很多美国企业也支持放权改革。

宋崝介绍说,在互联网治理模式上,各国曾有过很大争议,但目前多利益攸关方的表述得到了较为广泛的认可,巴西圣保罗的国际互联网治理大会上通过的主题宣言表明,大部分国家支持以这种模式开展互联网治理的讨论。所谓多利益攸关方模式,是指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部门、企业、非盈利组织、科研单位、学术机构和普通互联网用户,都可以平等地参与政策制定,大家通过达成共识来形成政策,单独的任何一方都不能完全主导讨论。

ICANN就是一个按照多利益攸关方模式运行的国际机构,ICANN运行管理模式的特点是自下而上,其决策机构理事会的成员由其下层的各种支持组织和咨询委员会推选产生,政策建议也由支持组织和咨询委员会提出,交给理事会表决,表决的时候只要没有三分之二的多数票否决,政策就自动通过。ICANN职员本身不参与制定政策,而是负责为政策制定提供支持并执行政策。目前,ICANN的16名有投票权的理事大部分来自欧美发达国家,也有来自阿根廷、南非、智利、埃及等发展中国家的代表。

有人将域名和IP地址的监管权等同于整个互联网的监管权,这是很大的误解,域名和IP地址的管理尽管重要,但也只是互联网治理所涵盖内容中很小的一部分。广大民众普遍担心,全球13台根服务器中10台在美国,会不会导致美国对互联网的绝对掌控。实际上,13台根服务器的说法也是一种误解,正确的说法是全球共有13套根服务器系统,每套系统有各自的管理机构,采取不同的硬件配置,但根区的数据是完全相同的。13套服务器系统中的11套在世界各地设有几百个镜像服务节点,其中ICANN管理的L号根服务器系统就有100多个镜像服务节点。位于中国境内的根服务器镜像服务节点目前有5个,近期还将继续增加。如果根服务器出现问题,数个小时内就会被发现,而域名服务器数据的缓存和备份可以维持一定时期内域名系统的正常运转。目前的域名体系是建立在其稳定运行的公信力基础上的,万一美国真的滥用手中的监管权,黑掉一个主权国家的域名,那么美国政府的信誉就将完全破产,全球域名体系势必会另起炉灶,全球互联网将被割裂,这其实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互联网超越了国界的限制,互联网领域中的很多专家、学者支持互联网核心资源的国际化管理,2013年,多家国际互联网组织联合发布了《蒙德维的亚宣言》,号召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开放的网络,中国政府和业界多年来也积极呼吁全球互联网基础资源的管理应该更加公平、透明,所以美国对ICANN监管权的移交,实际上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美国将ICANN监管权转交给国际互联网社群后,ICANN需要进一步推进自身的国际化,国际社会也要建立和加强对ICANN的监督问责机制。完成了这些改革之后,ICANN也许会再次远离人们视线,继续低调地在幕后做好工作,而让广大互联网企业来担任全球互联网舞台上的主角。

没有中国参与,我们就没有代表性

1998年ICANN刚成立时,全世界网民的一半以上在美国,而今天中国网民超过6亿,全世界五分之一以上的网民在中国,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无论是从网民人数还是从企业的规模来说都在全球互联网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如果ICANN的改革没有中国的参与,那么ICANN就缺乏代表性,这种说法在ICANN内部已经有很强的呼声。一方面,中国需要通过积极参与ICANN事务来维护自身的权益,另一方面,国际互联网社群也期待着中国业界通过参与ICANN政策制定,为互联网的发展做出自身贡献。

宋崝说,ICANN理事会已经长期没有中国籍理事(中科院的钱华林研究员曾于2003到2006年担任ICANN理事),这与中国互联网的网民人数和发展水平很不相称。这里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ICANN脱胎于西方国家,自身的议事机制、工作语言、组织文化带有比较浓厚的西方色彩,中国专家需要做出很多努力,才能适应这种工作环境和氛围;另一方面,中国具有国际视野的互联网人才普遍是各自企业、学术、科研机构的领军人物,有着繁忙的本职工作,而ICANN理事的工作也同样繁忙,为期三年的一个任期里需要付出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全程参与ICANN的密集决策。在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让那些IT精英们拿出三年时间从事一项志愿服务性质的互联网管理工作,确实有些太奢侈了。

尽管中国人参与ICANN的领导工作还面临一些实际困难,但中国在ICANN中的地位和作用日渐上升,已经是大势所趋。随着中国互联网产业的迅猛发展,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和科研机构正在越来越积极地参与国际标准和政策的制定,同时积极开拓海外市场。以微信为例,这个即时通讯软件目前有7亿用户,其中1亿在海外,微信实际上只是中国互联网产品走出去的一个缩影。中国的硬件商已经走出国门,而软件企业也正在蓄势待发。维护一个统一、开放、安全、稳定的全球互联网,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中国需要积极地拥抱世界,世界也会更加积极地迎接中国。正如ICANN内部所说,没有中国参与,ICANN就没有代表性,而拥有中国全面参与的互联网,才会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9112257号 版权所有 互联网治理研究中心